请按Ctrl+D收藏本站!我的书架

祈缘32.第 32 章(1/2)

文/三月半马
祈缘 | 本章字数:1859 祈缘txt下载 | 祈缘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劫回缘:废材九阡邪玉帝喊我抢红包酒后乱男宠(原名:男宠我不配)我是小地主拒嫁豪门:绯闻总裁请走开最强全能保镖我的美艳校长妈妈偷菜系统妖娆!八大恶少萌宝贝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松风吹解带漫威世界大暴走

母子同心,其利断金。

不出一刻钟,少爷绝食明志,抱母痛哭的消息就像长了腿一般,传到了何府的每一个角落,也吹进了何文书的耳朵里。

这小子,真是翅膀硬了。

刚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何文书心里还是止不住的涌上一股怒火。但是看见儿子这样坚决,再加上下人们添油加醋的描述,何文书竟然真的相信儿子为爱痴狂,形销骨立了。

他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不得已的释然,竟然让他堵塞的心绪顺畅了一些。

好小子,不愧是自己的种!

何文书不禁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想当年,他也算是情路坎坷。出身优渥的他承袭世荫,年纪轻轻就做了中文书。他也求学上进,颇受太子殿下,也就是当今圣上的赏识。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条康庄大道,只要踏上去,就会前程似锦。但是就是在这看似平稳无虞的路上,他猝不及防的摔了一跤。

同父异母的胞弟诬陷他为官期间贪赃受贿,企图私吞家产,还从他的房间搜出了账本等证据,就连最亲近的小厮竟然也临阵倒戈,控告他的“累累罪行”,这件事不仅在家族内部起了轩然大波,而且还传到了先陛下的耳朵里。

先陛下勃然大怒,当即就要革除官职,流放边境。后来经不住太子殿下的请求,改为停职在家,贬黜为民。

那段时间,是他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候。那些莫须有的事情,一股脑的扣在了他的头上,让他根本就毫无招架之力。

家人的失信,陛下的怀疑,让他简直放弃了自己。他丝毫看不到未来的方向,只得夜夜笙歌,流连舞台,用那极致的喧嚣来掩饰自己荒芜的内心和凄凉的落寞。

就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她。

在秦水河畔的听音阁中,他遇见了那个会改变他一生的人。

那一日,他游船观灯,看着两岸万家灯火,身旁歌舞升平,心中的苦楚却无人诉说,只得一杯接着一杯的饮酒。

酒不醉人人自醉。借酒消愁愁更愁。

酒的作用并没有使他忘记自己的烦恼,反而让他陷入了更加迷茫和苦闷的状态。

他扶着沉沉的头,摇摇晃晃走到窗边,借着晚上清凉的风,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

这时,耳畔突然出来一阵悦耳动人的声音,凄凄切切。弹奏者不仅弹奏着乐器的琴弦,好像也在无形中撩拨着听者的心。

一回头,就发现身后站着一位身材曼妙的女子,手里怀抱着琵琶,脸部却被面纱遮住,眼神却是含情脉脉,包含着所有千言万语。

“公子可有什么心事?”那女子停下了不停拨动的手,声音戛然而止。

他摇了摇头。自己的事情,知道又如何,现在已成定局,完全没有改变的机会,那干嘛还要说出来徒增烦恼。

那女子也不说话,只是重新怀抱起琵琶,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弹奏着,舒缓的音符像是有生命一般,无形中流淌进了他的心中,渐渐安抚了他焦躁不安的情绪。

他索性就闭上眼,静静聆听着动人的音乐。

“天元本不定,今人皆自安。何须浑浊气,沾染灵净台?”

听到歌姬的弹唱,他突然就睁开混沌的眸子,眼神中一片清亮。蝼蚁尚且偷安,燕雀心怀鸿鹄,为何自己作为顶天立地的三尺男儿还自卑自弃?

他沉入死灰的内心,突然燃起了灼灼的光芒。他没有想到,自甘堕落的心灵,竟然会被一个普普通通的歌姬感化。

一曲歌罢,他忍不住拍案叫绝。不仅为她绝妙的音律,更是为她洞察的人心。

识琴者众,识人心者寡,他心中对这聪慧的女子,不禁充满了好感。

人生就是如此机缘巧合。自己想破头都走不出来的阴影,竟然被旁人四两拨千斤的解开了。

何权,也就是后来的何文书,重振旗鼓。施计灌醉那个指证的小厮,借着酒精的作用,他洋洋得意的把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也算是展开了复仇的序幕。

可是这还远远不够。证人没有了,证据还是在的。他在父亲那里拿到了涉嫌黑账的账本,仔细的盘点,找出其中的纰漏,当中对峙,总算是把这件事情做了一个圆满的了结。

胞弟被发配充军,估计今生今世都不会再有机会回到天元。而自己也可以官复原职,甚至在陛下和家父的心中地位与日俱增。

就在他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竟然选择做了一个其他人都意想不到的举动。

何权竟然请求迎娶一个歌姬,就是那个在秦水河畔弹着琵琶,对他巧笑倩兮的歌姬。

这简直就是在平静的湖面投入一颗巨大的石子,顿时掀起惊涛骇浪的波澜。这件不符合圣人礼法和伦常规范的事情,族长也就是何权的父亲,首先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本以为自己的长子是个明事理的,但是没想到竟然也是这样一个糊涂蛋,竟然愿意为了一个身份地下的歌姬放弃自己的前途。

他气急败坏,敕令何权在祖宗祠堂里跪着,跪上三天三夜,再跟他谈婚嫁迎娶的事情。

没有想到,何权也是个硬骨头,愣是不吃不喝的在冰冷的台阶上跪了三天三夜,嘴唇发白,双腿颤抖,但还是踉跄着到父亲面前,重新提出了他的要求。

他真的所求不多。这次事件,让他看清了人生的真谛,那时的他,心里所求,只是一个她而已。

跪也跪了,求也求了,但是这何家的门,还是不好进的。

状态提示: 32.第 32 章 --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
(快捷键←)上一章:31.第 31 章 返回《祈缘》目录下一页:32.第 32 章(1/2)(快捷键→)

推荐阅读劫回缘:废材九阡邪这个宫廷是我的快穿之极品大丫鬟人间苦嘉平关纪事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仙王的日常生活御鬼者传奇我在末世卖麻辣烫风光迫嫁成神风暴末世胶囊系统